服务升级│罗振宇的“跨年演讲“中提到五个可能出现的黑天鹅

avatar
avatar
965262952
1869
文章
0
评论
2020年3月25日17:02:57 评论 2944字阅读9分48秒

▌艾特斯餐饮设计机构分享 2017-002期

服务升级│罗振宇的“跨年演讲“中提到五个可能出现的黑天鹅

2016年12月31日,坐标在深圳,逻辑思维的罗胖开启了他倒数第19场的“跨年演讲”,由深圳卫视、优酷全程直播、近1万名观众参与了现场感受。

此次,罗胖提出五大观点,同时也分解了N个新概念、新的关键词,把这个“跨年演讲”的认识观念深深地刷屏了。从中可以学习一些对于餐饮有关的认识,艾特斯借题分享一下让大家都感受一下,说不定在哪一点上对自己就有了一些新的认识!

2016《时间的朋友》跨年演讲| 罗辑思维

服务升级│罗振宇的“跨年演讲“中提到五个可能出现的黑天鹅

2016年发生了太多太多这样的神转折,以为不会发生的,居然就发生了。

服务升级│罗振宇的“跨年演讲“中提到五个可能出现的黑天鹅

于是,出现了2016年所谓的三大黑天鹅事件。

首先3月15日,AlphaGO击败了人类最聪明的棋手李世石。

服务升级│罗振宇的“跨年演讲“中提到五个可能出现的黑天鹅

然后6月24日,英国举行全民公投,决定脱出欧盟。

服务升级│罗振宇的“跨年演讲“中提到五个可能出现的黑天鹅

再紧接着,11月9号,一个谁都不会相信他当选的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

服务升级│罗振宇的“跨年演讲“中提到五个可能出现的黑天鹅

创业者的世界里,只有两样东西,一个叫待解决的问题,一个叫正在尝试的方法。这两个东西合起来就是一个词,叫“机会”。

查理·芒格讲的那句话,宏观是我们必须承受的,微观才是我们能有所作为的地方。

服务升级│罗振宇的“跨年演讲“中提到五个可能出现的黑天鹅

马云讲了一句话,我觉得特别有意思。有人说实体经济不行了,那是你们家的实体经济不行了,跟实体经济有毛关系?

服务升级│罗振宇的“跨年演讲“中提到五个可能出现的黑天鹅

什么是创业者?

服务升级│罗振宇的“跨年演讲“中提到五个可能出现的黑天鹅

有人说互联网人口红利结束了。

服务升级│罗振宇的“跨年演讲“中提到五个可能出现的黑天鹅

这里罗胖引用了一个自己小时候吃枣的故事,来表明什么叫深挖用户价值,这就叫精耕细作。

服务升级│罗振宇的“跨年演讲“中提到五个可能出现的黑天鹅

创业者的世界很独特。他们不会去感受那些缥缈的好和坏。远方的消息好也罢,坏也罢,我们仍然身处具体的处境中,只有具体的问题和具体的方法属于自己。

服务升级│罗振宇的“跨年演讲“中提到五个可能出现的黑天鹅

下面进入演讲核心,罗胖抓住了2017年极有可能出现的五只“黑天鹅”。

第一只黑天鹅:时间战场。

服务升级│罗振宇的“跨年演讲“中提到五个可能出现的黑天鹅

它将在可见的未来成为不可再生的刚性约束资源。再也没有什么行业边界了,每个消费升级的行业都在争夺时间。电影、视频、游戏、休闲、度假、直播,在时间维度上,它们都是竞争对手。

大公司争夺的其实是时间。用户是在支付时间。新的创业机会也是时间。时间战场,变成了特别重要的一只黑天鹅。

服务升级│罗振宇的“跨年演讲“中提到五个可能出现的黑天鹅

罗胖说,张小龙说微信让用户用完就走?微信是用不完的,你怎么能相信张小龙的话呢?

服务升级│罗振宇的“跨年演讲“中提到五个可能出现的黑天鹅

他肯定,2017年阿里马云一定会在社交上再有动作。

服务升级│罗振宇的“跨年演讲“中提到五个可能出现的黑天鹅

服务升级│罗振宇的“跨年演讲“中提到五个可能出现的黑天鹅

服务升级│罗振宇的“跨年演讲“中提到五个可能出现的黑天鹅

服务升级│罗振宇的“跨年演讲“中提到五个可能出现的黑天鹅

服务升级│罗振宇的“跨年演讲“中提到五个可能出现的黑天鹅

第二只黑天鹅:服务升级

服务升级│罗振宇的“跨年演讲“中提到五个可能出现的黑天鹅

对用户的需求分析,正在从“母爱算法”切换到“父爱算法”。母爱算法是用户要什么你就给什么。但父爱算法才能提供最好的服务:给人们他还不知道的好东西,带人们去他们还不知道的好地方。从“你要什么,我有”,变成“你不用懂,听我的”。这样的服务升级,是2017年市场上的第二只黑天鹅。

服务升级│罗振宇的“跨年演讲“中提到五个可能出现的黑天鹅

服务升级│罗振宇的“跨年演讲“中提到五个可能出现的黑天鹅

任天堂常年的掌门人山内溥老先生提出了四个词:收集、育成、追加和交换。

服务升级│罗振宇的“跨年演讲“中提到五个可能出现的黑天鹅

史玉柱也提出了四个词:荣耀、目标、互动和惊喜。

服务升级│罗振宇的“跨年演讲“中提到五个可能出现的黑天鹅

今日头条张一鸣说,“我只是提供了技术的工具,技术本身是没有价值观的。”这套辩护罗胖觉得说得过去。

服务升级│罗振宇的“跨年演讲“中提到五个可能出现的黑天鹅

Facebook扎克伯格也说,我就是一个技术派。技术没有正邪之分,我只是用技术把世界本来的真相呈现出来,如果你觉得很丑恶,那是你们自己人性当中的那部分被显露出来,它本来就很丑恶而已。

服务升级│罗振宇的“跨年演讲“中提到五个可能出现的黑天鹅

罗胖说,如果自己将来特别有钱,就会每天睡到自然醒,然后花大价钱找专业的人给自己在短时间内讲明白一个领域想知道的东西。

服务升级│罗振宇的“跨年演讲“中提到五个可能出现的黑天鹅

服务升级│罗振宇的“跨年演讲“中提到五个可能出现的黑天鹅

服务升级│罗振宇的“跨年演讲“中提到五个可能出现的黑天鹅

服务升级│罗振宇的“跨年演讲“中提到五个可能出现的黑天鹅

服务升级│罗振宇的“跨年演讲“中提到五个可能出现的黑天鹅

第三只黑天鹅:智能革命。

对于人工智能,罗胖简单用一句粗暴的话来形容:比脸还大,比肾都虚。

虽然今天仍然无法精准定义人工智能,但我们确知它不是什么:人工智能不是在复制人类,它是完全不同的另外一种存在;人工智能不会提高玩家参与的门槛,反而降低了参与门槛;人工智能不仅是人的延伸,更是人的替代。

服务升级│罗振宇的“跨年演讲“中提到五个可能出现的黑天鹅

百度2016年过得并不好。李彦宏直接说,移动互联网时代结束了,别玩了,下一步人工智能,我是强项。

服务升级│罗振宇的“跨年演讲“中提到五个可能出现的黑天鹅

LinkedIn创始人里德·霍夫曼则说,人工智能技术方向尚不明朗,但是所有的大公司都已经重兵进入。

服务升级│罗振宇的“跨年演讲“中提到五个可能出现的黑天鹅

服务升级│罗振宇的“跨年演讲“中提到五个可能出现的黑天鹅

服务升级│罗振宇的“跨年演讲“中提到五个可能出现的黑天鹅

服务升级│罗振宇的“跨年演讲“中提到五个可能出现的黑天鹅

服务升级│罗振宇的“跨年演讲“中提到五个可能出现的黑天鹅

服务升级│罗振宇的“跨年演讲“中提到五个可能出现的黑天鹅服务升级│罗振宇的“跨年演讲“中提到五个可能出现的黑天鹅

王煜全说,大公司公开自己的算法是有算计的,人工智能一定会出现下一代巨头,但是这些巨头是谁,他们也不知道,所以只好把全部的家底全部摊开给大家用。

服务升级│罗振宇的“跨年演讲“中提到五个可能出现的黑天鹅

猎豹傅盛老喊着转型,但怎么突然转型做人工智能了呢?他给了我四句话,叫有苗不愁长,全靠数据养。门槛低得多,只要你敢想。

服务升级│罗振宇的“跨年演讲“中提到五个可能出现的黑天鹅

服务升级│罗振宇的“跨年演讲“中提到五个可能出现的黑天鹅

服务升级│罗振宇的“跨年演讲“中提到五个可能出现的黑天鹅

服务升级│罗振宇的“跨年演讲“中提到五个可能出现的黑天鹅

人工智能的恐怖程度细思极恐。如果你的优势是领导力和创造力,你就身处在一个暂时不会被淹没的高地上。

服务升级│罗振宇的“跨年演讲“中提到五个可能出现的黑天鹅

服务升级│罗振宇的“跨年演讲“中提到五个可能出现的黑天鹅

服务升级│罗振宇的“跨年演讲“中提到五个可能出现的黑天鹅

服务升级│罗振宇的“跨年演讲“中提到五个可能出现的黑天鹅

第四只黑天鹅:认知迭代。

世界还是平的吗?世界是碎的。互联网正在造就大量的人间隔膜。而世界越破碎,能治愈破碎的力量就会变得越来越值钱。

这个力量我们称之为共同的认知。IP是什么,是越来越稀缺的共同认知。谁能提出、抢占新认知,谁就能占领未来。作为创业者的你,是选择交越来越贵的“认知税”,还是来打越来越残酷的“认知战”?

服务升级│罗振宇的“跨年演讲“中提到五个可能出现的黑天鹅

在徐小平的理解里,网红的定义是自我赋权的权威。

服务升级│罗振宇的“跨年演讲“中提到五个可能出现的黑天鹅

下面这张图,罗振宇说,上面都是大网红,在座的各位,我敢打赌,你绝不可能认识1/3以上。(数一数你认识你个吧)

服务升级│罗振宇的“跨年演讲“中提到五个可能出现的黑天鹅

服务升级│罗振宇的“跨年演讲“中提到五个可能出现的黑天鹅

服务升级│罗振宇的“跨年演讲“中提到五个可能出现的黑天鹅

服务升级│罗振宇的“跨年演讲“中提到五个可能出现的黑天鹅

服务升级│罗振宇的“跨年演讲“中提到五个可能出现的黑天鹅

服务升级│罗振宇的“跨年演讲“中提到五个可能出现的黑天鹅

服务升级│罗振宇的“跨年演讲“中提到五个可能出现的黑天鹅

服务升级│罗振宇的“跨年演讲“中提到五个可能出现的黑天鹅

服务升级│罗振宇的“跨年演讲“中提到五个可能出现的黑天鹅

服务升级│罗振宇的“跨年演讲“中提到五个可能出现的黑天鹅

双11阿里已经成功占据了消费者的心智,但刘强东非常聪明,因为他通过一次一次地捶打阿里,战斗猫咪,他给自己构建了一个新的认知,叫做“我是阿里的唯一对手”。

服务升级│罗振宇的“跨年演讲“中提到五个可能出现的黑天鹅

服务升级│罗振宇的“跨年演讲“中提到五个可能出现的黑天鹅

此处王石登场演讲,现场掌声雷动。他的演讲主题为《终身学习者》。

服务升级│罗振宇的“跨年演讲“中提到五个可能出现的黑天鹅

王石串场讲完....

罗胖继续捉天鹅。

第五只黑天鹅:后真相

我们彻底进入了后真相(post-truth)时代。对这个世界来说,情绪的影响力已经超过了事实。过去,我们总说真理越辩越明,基于事实的论战,总归有对有错。但大家看到的事实不同,认知的层级不同,是非对错很难论定。

人们越来越不关心真相,而只关心立场、态度和情绪。这个变化在摇晃文明的基石。

服务升级│罗振宇的“跨年演讲“中提到五个可能出现的黑天鹅

服务升级│罗振宇的“跨年演讲“中提到五个可能出现的黑天鹅

2016年,郭德刚和他的徒弟曹云金、冯小刚和王思聪、杨振宁和诺贝尔物理学奖的得主和菲尔兹奖的得主丘成桐各自撕了一场,你会发现你也是挑了一个立场站了而已,你无非就是在店大不能欺客和名人不能碰瓷之间挑了一个立场,哪有真相。

服务升级│罗振宇的“跨年演讲“中提到五个可能出现的黑天鹅

服务升级│罗振宇的“跨年演讲“中提到五个可能出现的黑天鹅

当各种各样的想法都有道理,在我们身边杂存的时候,你会发现,第五只黑天鹅正在起飞,叫共同体危机。

服务升级│罗振宇的“跨年演讲“中提到五个可能出现的黑天鹅

服务升级│罗振宇的“跨年演讲“中提到五个可能出现的黑天鹅

服务升级│罗振宇的“跨年演讲“中提到五个可能出现的黑天鹅

服务升级│罗振宇的“跨年演讲“中提到五个可能出现的黑天鹅

服务升级│罗振宇的“跨年演讲“中提到五个可能出现的黑天鹅

服务升级│罗振宇的“跨年演讲“中提到五个可能出现的黑天鹅

服务升级│罗振宇的“跨年演讲“中提到五个可能出现的黑天鹅

罗胖认为,创业者需要具备的能力,是感受这个群体当中其他创业者的苦乐和悲欢的能力。但是,在现在的创业者共同体当中,我看不到这一点。他举了乐视和黄太吉危机的案例来说明这一点。

打仗的时候,好好打,对方输了,至少不侮辱对方的尸体。

服务升级│罗振宇的“跨年演讲“中提到五个可能出现的黑天鹅

服务升级│罗振宇的“跨年演讲“中提到五个可能出现的黑天鹅

服务升级│罗振宇的“跨年演讲“中提到五个可能出现的黑天鹅

服务升级│罗振宇的“跨年演讲“中提到五个可能出现的黑天鹅

演讲最后,罗胖聊了聊自己的2016和自己的2017——那些男孩教我的事。

服务升级│罗振宇的“跨年演讲“中提到五个可能出现的黑天鹅

李翔

服务升级│罗振宇的“跨年演讲“中提到五个可能出现的黑天鹅

吴军

服务升级│罗振宇的“跨年演讲“中提到五个可能出现的黑天鹅

服务升级│罗振宇的“跨年演讲“中提到五个可能出现的黑天鹅

和菜头,以及李笑来。

服务升级│罗振宇的“跨年演讲“中提到五个可能出现的黑天鹅

服务升级│罗振宇的“跨年演讲“中提到五个可能出现的黑天鹅

这就是今年的跨年演讲,罗胖向各位诚挚鞠躬。

服务升级│罗振宇的“跨年演讲“中提到五个可能出现的黑天鹅

背景音乐响起,此时亦有掌声....

服务升级│罗振宇的“跨年演讲“中提到五个可能出现的黑天鹅

提示:

近些年来,如果艾特斯说,在大的经济环境下,餐饮业哪一年容易过呢,2015年难,2016年很难,接下来2017年更难了。发现我们长大了,越来越难了,跟当年开始生猛硬闯的年代相比,于是我们就更难了。也不是真难,是发现越来越要用心了,维度不一样了,再跟以往的那些“已知的未知”不同,这五个2017的重要变数,是“未知的未知”。我必须持续学习,才有可能在接下来一年乃至更长时间里,用更高的维度把握生命与创业的主动权。

服务升级│罗振宇的“跨年演讲“中提到五个可能出现的黑天鹅

文/创业与资本思维

编辑/小然 视觉/汤汤 审核/MR吴

艾特斯最新案例概念方案

锦尚阁炭火烤鱼│美伦阁女性餐厅│石三爷全案设计

瑞香原毛肚火锅│海鼎峰│橘子餐厅│金百万

艾特斯干货分享

餐饮营销│各地餐厅办证最全攻略(绝对实用!)

“万字天书”有啥用?│生意不好,别死撑│餐饮品牌趋势

餐饮品牌的六道底线│品类基因是否成就品牌?

主题宴会转型时机│模仿有偏差

继续阅读
avatar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0年3月25日17:02:57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